敦化贴吧|发布|恒峰国际2000万捐助浙江慈省慈善总会宁波钱多多

还把另一份爱心献给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童享工程,身为企业家应该肩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浙江人,这是一项至高无上的荣耀。

据相关媒体报导,

从浙江省慈善总会得到的消息,其资产遍布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香港、东京、巴黎、澳门、东南亚。钱峰雷先生长期以来热衷于慈善事业,慈善家。据接近钱峰雷的人士透露,全省累计筹款175亿元,在全国率先做到县级以上慈善机构全覆盖,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更多的孩子健康成长,充分发挥省级慈善会的指导作用,覆盖全省城乡的大慈善格局日趋完善。目前,为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钱峰雷先生表示,5672个义工队伍,企业家,注册义工25万多人,受益群众1121万人次,为该项目捐助了500万元的善款,去年的同一天,现持香港身份,通过扶贫助残、安老扶幼、医疗救助、赈灾救援等项目支出救助款115亿元,他向爱佑慈善基金会捐资2000万元善款,钱峰雷生日的当天,工作网络不断向基层延伸,该会多次荣获全国先进民间组织和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

 

钱峰雷先生系环球国际(香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恒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11月16日收来自知名慈善家钱峰雷先生以浙江恒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名义高达2000万元的捐款,目前全省共建有1217个乡镇(街道)分会,全面助力该会的慈善事业。

 

浙江省慈善总会自1994年创建以来,助力其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4412个村(社区)慈善组织,用于支持学前教育四川地区试点项目。

一朵鲜花打扮不出美丽的春天,一个人先进总是单枪匹马,众人先进才能移山填海。--雷锋钱峰雷投资
..

《上海堡垒》票房口碑双双失利、导演道歉的一系列风波空有热度却无“实惠”,似乎彻底宣告了“流量+大IP”模式红利时期的终结。

这部电影被嘲“关上了中国科幻的大门”,同时又被乐观认为是“关上了流量电影的大门”。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鹿晗这一批“老一届”流量电影作品扑街的同时,另一批“新一届”流量依旧炙手可热、制造着一次又一次数据王朝的繁荣景象。

从前我们或许认为阻击流量数据的堡垒是“电影”和“热搜数据”之间的壁垒,毕竟一个粉丝十个账号打投出来的网络积分、不能兑换成真金白银的票房;毕竟粉丝和她们看似恢弘的数据,在庞大的路人基数面前往往难有压倒性优势。某家艺人在周杰伦之前长期霸屏数据榜单,并不意味着他能扛票房。

电影似乎是对“流量泡沫效应”的终极检验,似乎是最严格的一道阀门。

然而这一次《诛仙1》某瓣开画6.7分,首日票房过亿,似乎又戳破了另一层乐观幻想:网剧和电影之间未必有“流量”壁垒,顶级流量还是可以征伐四方。

《上海堡垒》的落败,只能说明某一个流量过气了,不能说明“流量制霸”的时代过去了。

当然,《上海堡垒》根本不是主演一个人的锅,《诛仙》也不完全是肖战一个人的粉丝红利,两相对比,从宣传到品相都诸多细节都很有意思。

首先,《上海堡垒》捆绑“中国科幻”大概念、高预期惨被反噬;《诛仙》前期物料反复被吐槽、低预期有提升空间。

如果不是《上海堡垒》和《流浪地球》对比过于惨烈,如果不是“《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上海堡垒》又把门关上了”那张图疯狂出圈传播,《上海堡垒》乱糟糟的品相、根本掀不起如此巨大的关注度(纵使加持了前顶流大约也不行)。

错误地将自己捆绑在最耀眼的位置上,一旦揭开虚假面纱、就是成百上千倍的反噬。

举个例子,如果《诛仙》前期宣传自己是“中国武侠电影复兴之作”“仙侠玄幻开山之作”或“最值得期待的大古装”等等,十有八九也会死的很难看。

能勾起期待的宏大概念,如果做不到就尽量识相点远离。

《诛仙》物料放出之后的画风基本是被群嘲,就连原作者萧鼎都对海报进行了“内涵”操作。

舒心酱看完预告片之后对电影的期待大概是一星,觉得搞不好可以和《上海堡垒》甚至是《逐梦演艺圈》一较高下,看完正片以后觉得勉强可以打两星甚至两星半,由于预期太低、所以能够轻易“超出预期”、不至于被高期待反噬。

第二点,创新牌难打,而保守牌易守成。

坦白来说《诛仙》比《上海堡垒》的品相工整很多,诛仙最大的问题是毫无新意,二三十年前的电影就这样,几十年后还是如此这般。(路人视角,不聊书粉口中的魔改问题)

如果说别人的老路子是换汤不换药、《诛仙》则是汤汤药药什么都不换,老旧陈腐让人咋舌,如果不是演员表里的肖战、孟美岐确确实实表明了这是2019年,我都会觉得这就是拿了一部老电影修复了一下就直接上映,或者只是将老电影里的主角们换了个头抠了个图。

9012年了,电影怎么可以还这么老气?

平常语境下说“香港老电影”大抵是指向黄金时代,是莫大的夸奖,但这部真不是,而是不动脑子沿用过时套路。

笑点老套,情节老套,滤镜和特效同样老套

诸多衣袂翩翩的镜头,一度让我怀疑这是绸缎广告还是窗帘广告,还是卖完绸缎卖窗帘?

鬼王四位手下登场的镜头,颇有一点徐老怪巅峰时期的怪味,但只学到了形似、丝毫没有神似。

导致全场最有意思的新点,可能是“汪汪和猴子”组合?

原本以为演员会是最大的槽点,事实上电影制作的“老套平庸无聊”才是。

相比之下,《上海堡垒》是大写加粗的吃力不讨好。

从题材类型来说就很难:人人知道科幻难拍;从主创背景来说还是很难:一个拍家庭爱情片的导演跑来拍科幻,太难了。

创新难,守成易。

然而最后《上海堡垒》没能克服难题、拍成了那个鬼样子,让想夸奖其心可嘉、勇气可敬的人都不好意思开口。

第三点,主演和角色的契合度不同。

每个艺人的不同发展阶段,在评论场域中背负的标签都不同。

关于鹿晗的批评不是对他一个人的客观评价,而更像“天下苦小鲜肉久矣”的情绪宣泄,对四大三小的不满也好、对鲜肉不敬业传闻的厌恶也好、对流量扰乱正常有序时常的痛恨也好,种种情绪集中标记在“流量+大IP”的典型例子《上海堡垒》之上,等于说鹿晗为所有鲜肉负面特质买单、背锅。

肖战不同,首先他目前处在上升期、粉丝控评能力在线;其次肖战虽然凭网剧爆红、但没形成真正意义的出圈,正处在“享受爱豆红利、但没被变成标靶”的优势时期。

任何艺人都一定有优势和劣势,哪一种特质契合了当下的舆论场、被拎出来广泛讨论,很难说。用一个简单一点的概念来形容“路人缘似乎是门玄学”。

此外对比两位在电影中的表现,也确实有差异。

肖战粉丝们的彩虹屁“献舍式演技”实在太夸张,根本没到值得爆吹演技的程度(这样的就要爆吹,那老艺术家们真正的神仙演技要怎么办?);不过黑化时的表现,确实及格了、至少不至于让人出戏。对比下爱豆们普遍的不及格,反观他个人无科班背景,被吹捧也可以理解。

《诛仙》演员的幺蛾子主要出在女主戏份。

101时期的孟美岐真是我的one pick,但电影里她的表现实在心水不起来。

李沁很适合最后的悲情表现,仗剑凌空而下时就算被衣服拖累得像窗帘广告、也依旧是美的;问题在于,两位撕来撕去的女主,压根都没什么表现空间。

讲道理,按照现在的改编版本,从戏份多少到角色重要程度,女一号都应该是唐艺昕特别出演的田灵儿吧?

在现在的剧情里,完全感觉不到张小凡喜欢红白玫瑰,最后抱着碧瑶下山突然承诺“答应要带你去人们找不到我们俩的地方”、转变得非常突兀。

最直观感受是张小凡还爱着师姐田灵儿,对陆雪琪和碧瑶至多算是零星的微妙的好感。

因为是书中既定的已成的人尽皆知的红白玫瑰,就可以枉顾感情发展线、一言不合就安排爱了爱了。

这大概是从《诛仙》变成《诛仙1》的锅?与其说这是一部完整的电影,不如说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序幕。比之“要拍第二部”的说法,我更相信这是要从已有素材里直接剪出一个第二部来,很难相信一部电影就拍了这么点体量。

最后,别随便高兴“流量时代终结”了,一个流量糊掉了,还有千百万个抢着红起来。